碰!柏油挖起的路面,顛坡不平,無意間撞上突起的水溝蓋,往右側方飛了出去。這一飛,讓手掌骨折的我意外看見「愛的家庭」。

 

進入骨科病房的那一幕,停駐原地深呼吸一口,入門的第一床,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媽媽,肺水腫而半躺半坐的倚在床上,四十五度的病床,不能任意更動――她的腳上吊著一座千斤頂,連呼吸都是一項奢侈。上班途中,意外被撞飛的她,躺在床上已經三個月,意識清楚,溝通無礙,只是身上少了些器官。最痛苦的是放下千斤頂跟重新套上千斤頂的那兩刻,吊太久會抽筋到暈厥,放下來時,頓時喪失的拉力,讓骨盆碎裂的她痛苦不已。放與不放,是每天重覆卻必做的事。

 

中午時分,「老婆,我來看妳了,妳有沒有好一點?我一大早去菜市場買土雞要燉湯給妳喝,我還跟老闆說一定要幫我留閹雞。妳看看,我的手藝還不錯吧!」聲音洪量,朝氣滿分的丈夫帶來香氣撲鼻的雞湯,香味四溢的好手藝,怎會相信他是三個月前才學下廚。餐後,丈夫親手幫老婆替換尿布,一邊換一邊開玩笑:「老婆,妳今天吃的真好耶,肉吃很多,很有味道喔!」,害羞的老婆只能伸手無力的阻止丈夫:「你大男人,不要弄,讓別人弄就好了。」丈夫皮皮的說:「有什麼關係,妳是我老婆。」,邊做邊耐心聽著老婆大人虛弱訴說著痛楚,不想活下去的話語。

 

要上班的丈夫先行離去,臨走前笑笑的說:「妳先睡一下,晚上我再來陪妳。」,身為老婆的她,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她用著不能任意移動的身體,緩緩的拿起床頭邊的手機,按下最熟悉的號碼。

 

「喂,你吃飯了沒?那弟弟吃飯了嗎?媽媽不能做飯給你們吃,你們要乖喔,三餐要吃,功課寫了嗎?你要辛苦一點照顧弟弟,媽媽很快就會回去!」很有生氣的連環問話後,末端的哽咽聲,尚未出口前,匆忙的掛上電話,之後獨自拭淚。完全聽不出,前一刻在抱怨不想活下去的念頭。

 

堅毅的母親,不讓孩子們承受多餘的壓力,絲毫不肯洩露正在跟生命博鬥;丈夫不離不棄,幽默的面對病床上妻子,展現溫暖。平凡的一家四口,沒有顯嚇的背景,卻有著感動我最深的真情。她讓我體會生命的可貴,見證母親的偉大;他讓我不禁的想:可以有這樣的老公真好。

 

PS:這是我參加第二屆生命創作獎

     可惜連入圍都沒有

創作者介紹

妦與 美食.美妝.住宿.旅遊

lin55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