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陽光基金會前,國哥與小孩沒有互動甚少。現在的國哥常帶著孩子到「陽光基金會」。他說:「讓孩子生長在愛跟溫馨的環境,等他長大了,自然也會選擇這樣的路。」,嘴巴上國哥告訴妦:「我不後悔抽煙、喝酒、嚼檳榔、吸毒,人生沒什麼好後悔的,走過才會知道路的好壞,現在只要往前看,別再走回頭路。」,然而打從心底,他希望兒子不要選錯路。

 

大部份口腔癌友的親子關係都面臨相當大的挑戰。二十年前平均發病年齡是60歲,現在降到40歲,這些癌友正是家中經濟支柱。手術後因顏面受損無法回到工作崗位,經濟重擔下,媽媽要外出工作。家中的轉變讓孩子感到驚慌,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媽媽現在得早出晚歸,待在家裡的爸爸自哀自憐讓他們不敢親近。

 

而國哥生病後跟兒子的互動卻更親蜜。「孩子知道爸爸的臉變了,但是他看到爸爸每天還是笑咪咪,會講笑話,會陪他玩,他打從心底接受爸爸,愛爸爸。」國嫂很坦然的告訴妦

 

臉上多一刀、多凸一塊肉又怎樣,爸爸還是我的爸爸阿!這是孩子的想法;對於上宣導課程的國小小朋友而言,他是一位叫我們不要把檳榔當糖果吃的叔叔。在我們這些成年人的眼中卻是:「他怎麼長這樣!長這樣還跑出來嚇人。」我們的偏見遠不如孩子的純真。

 

面對癌症除了治療,樂觀與意志力是重要關鍵。許多人不是被「癌」打倒,是自己先放棄。放棄的意念出現,孩子也會感受的到,哀傷會不停的侵蝕你愛的人,與其等待死亡,還不如樂觀積極去打一場戰。手中的王牌還沒出盡,又怎麼會知道誰勝誰負?沒打最後一張王牌,又如何得知上天竟願意讓我們進入延長賽。

 

「多嚼一顆檳榔,孩子便離幸福遠一些;再搭配一根煙,孩子的人生從黑白開始。」要嚼檳榔沒關係,但是一旦發病,親人的眼淚會將加護病房的玻璃洗乾淨。

 

採訪到了末端妦突然意識到一件事,許多人剛開始吃檳榔是為了提神、禦寒、應酬,和生活習慣、社交文化息息相關,也因此嚼檳榔或口腔癌的患者大多數是男性,職業以勞動階層為主。於是妦開口詢問曾交往過各式各樣階層朋友的國哥一個很實在的問題

 

「國哥,在勞動階層或是黑道的朋友會看新聞嗎?」

「當然會,一定看!」

「都看什麼版?」

「先看社會新聞,看哪個兄弟被抓了還是又出了什麼大事!」

「那...會看醫療、健康、生活版嗎?」國哥只有搖搖頭,告訴妦別傻了。

「這樣,很難宣導防治口腔癌!」打不進勞動階層、黑道,只能從教育下一代著手,然而可以預期正在嚼檳榔的這群人是下一位發病的患者,要降低口腔癌的發病人數,最快得在10年後才看的到。

 

「政府,我們需要政府出錢出權,從源頭做起。」投入宣導行列多時的國哥,用他的觀察力告訴妦,我們還有希望,我們的希望除了教育下一代還有政府。

 

我們的政府擁有幾項能力,是民間團體再努力都沒有的。

 

1.輔導轉型。公權力介入輔導種植者轉型成種其它高經濟作物,收入增多,自然肯轉型。

2.限制種植檳榔樹的區域與總量。原種植者,除了被輔導轉型,往後不能再增加種植區域;原先未種植者不得加入種植。每一年只能減,不能增。

3.加強查緝泰國檳榔走私進入台灣。走私進台灣的成本連同運費還低於本土業者。

4.整合醫療資源。許多醫院陸續加入推廣口腔癌防治工作,但活動僅屬於單一醫院內。協助成立口腔癌協會是方法之一,透過協會去協調個醫院從宣導防治、疾病救治的分工合作,讓醫生、癌友及其家人能相互交流。

 

一位癌友從發病、治療、到因顏面受損而領殘障手冊的種種健保給付、殘障津貼,每一位大約是兩百萬。與其做事後消極行為,還不如積極從源頭防治。當「物少而價高」時,使用的人自然會減少。兩百萬是多少?能花多久?對口腔癌友而言剛好能治病,但沒辦法生活,更何況是照顧一個家。

 

有一天在路上遇到顏面傷殘的朋友,請收起排斥的神情給他們多一點包容;也不需要特別關愛的眼神,只要把他們當成正常人。讓他們能在陽光下抬頭看。

 

1.國民健康局網站http://www.bhp.doh.gov.tw/BHPnet/Portal/

 

2.陽光基金會諮詢專線(02)2507-8006

網站http://www.sunshine.org.tw/default.asp

 

3-1.jpg  

 

 

(終)

 

本文同步刊登於:http://wenews.nownews.com/news/11/news_11632.htm

 

陽光下抬頭看(上):我們不再是躲在暗處的口腔癌友 

 

陽光下抬頭看(中):嚼檳榔是花錢買癌症

 

陽光下抬頭看(下):許孩子一個陽光的未來

 

魏德聖導演成名前的作品――「陽光下的檳榔樹」

 

 

 

創作者介紹

妦與 美食.美妝.住宿.旅遊

lin555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