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三晚上阿母跑到我房間看電視,躺臥在棉被上,一邊拉一邊嫌棄著:「妳嘛該洗了,都有味道。」(從現在開始就怖下陷阱)

 

「我也不願意ㄚ,前天晚上氣象說會下雨,結果早上起來根本就大太陽,等到星期三早上我都早起了它又陰天。」被阿母碎碎念的我,打算星期四不管天氣如何都要早起洗床單、被單還有枕套。只是沒想到...星期四不但是個陰天還是個雨天!

 

「媽媽,妳真的是我生命中的小人,妳看妳一講我就只好洗床包,結果還下雨勒。」臉上讀不出ㄚ母到底是愧疚還是死不認錯。這一曬,曬到星期五,一大早還好天氣,到下午床包組也乾了(但是沒有太陽的香香味),正在收起床包時,天空竟然又飄雨了,天ㄚ祢是存心跟我作對嗎?加緊腳步快速收完,不滿的情緒讓我晚上懶得裝床包組就直接睡。

 

阿母慚愧的抬不起頭來。(事後我懷疑她是低頭在竊笑。)星期六下午,打起精神裝床包的我,要把彈簧床 + 記憶床墊塞進床包套,(我的床是6*6雙人加大。)跑來跑去總會有一邊翹起來沒弄好。這下最後翹起的是睡覺靠頭的那一邊,發狠似的用力擠進去。

 

「嗯?怎麼心臟有點怪怪的?」攤開左手一看,竟然流血了,愣個一兩秒快速將手遠離床墊,只是已經來不及了,滲出的血已經有五六滴掉落在床上。

「怎麼會流血?」用剩下的右手翻了一下,這才發現原來床包埋著一根「別針!」,先把左手掌消毒(只有刺一個洞。),消毒完後,拿起剪刀剪下糾纏在床包的別針,看著兇器直接連想到一定是阿母,洗衣服時沒有把別針先拿出來,就直接丟進去洗,被後來的床包給糾纏住。

 

晚上。

「媽,妳真的是我生命中的小人,妳看!要是我沒有被刺到而是晚上睡覺頭直接下去怎麼辦!?」秀出一堆證據又講述的事發經過,最後為了證明所言不假,拿出別針,這一看嚇傻了阿母也嚇呆了我。

 

因為別針上面的血跡竟然快要一公分長,而針頭也被刺歪了!

難怪...痛到連心都會痛了!

 

別針.jpg

 

天兵媽媽系列(四)----阿母的滑鼠瓶頸

天兵媽媽系列(三)----媽媽的手,part2

 

天兵媽媽系列(二)----阿母的手

天兵媽媽系列(一)----我們家的鹽不用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5555 的頭像
lin5555

妦の一家大小事

lin555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